首页 » 思想建设 » 齐鲁社刊 » 2013年第四期 » 弘扬民主科学精神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弘扬民主科学精神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来源:本站原创   2014-03-10

贾国哲

 

 

    一、“民主”“科学”是中国共产党和九三学社的共同追求

 

   “民主”与“科学”舶来于二十世纪初,发扬光大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其旗手陈独秀以《新青年》为阵地,大张旗鼓地欢迎“德先生”与“赛先生”,而后无数进步青年与党派走上了力促中国走向“民主”与“科学”的伟大征程。历史的饶有兴味之处在于,陈独秀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初期最高领导人;而九三学社则是直承“五四”精神,以弘扬“民主”与“科学”为己任。所以说,九三学社与中国共产党在追求“民主”与“科学”的精神上,一贯“志同道合”,在民族振兴的追求上,可谓“殊途而同归”。

 

  新中国建立前夕,九三学社与中国共产党同气相求,结为战友,大力宣扬“民主”与“科学”;携手并肩,同国民党的独裁政治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新中国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组织各民主党派平等参与政治协商会议,坚决贯彻了中共一直以来的主张,实现了各民主党派长期追求的理想。九三学社也与其他党派一道,欢欣鼓舞地加入新政协,开始为新中国的建设尽心竭智,一时光风朗日,人心大振。

 

  尽管我们经历了“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协商制度受到破坏,民主进程与科学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是,我们始终相信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走向“民主”与“科学”的真诚之心,相信中国共产党追求“民主”与“科学”的意志和决心。 

 

  二、关于“民主”“科学”在政府职能转变中的功效

 

  1.民主思想在政府职能转变中的功效。首先,思想领风气之先,也就是说,一个社会有什么样的社会思潮,就会在这种社会思潮的作用下,产生什么样的社会现象。一个不具有民主思想的政府(包括公务员队伍)和社会,政府职能的转变是不可能成功的。其次是民主思想的弘扬,会逐渐形成民主文化。民主文化是一个社会共同遵循和追求的价值体系,也就是说,民主文化是社会的基础秩序。如果我们把民主思想仅仅停留在思想观念的层面,而无法转化为社会共同遵循的价值秩序,其效果是有限的。第三是由于民主思想的弘扬和民主文化的逐渐形成,建立民主制度就是水到渠成之事。民主思想是引领人们进入民主社会的先决条件,而民主文化则是民主社会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说,民主文化是政府和社会群体的自觉行为标准。但政府和社会是动态复杂的,民主文化不可能成为政府和每个人的自觉追求、自觉行为,这就需要制度程序规范政府和人们的行为和各个组织结构,使社会保持在“动态有序”的民主状态。 

 

  2.科学精神在政府职能转变中的功效。关于科学精神的社会功能,恩格斯在写《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时,他就把科学发明和科学思想作为生产的主要因素劳动要素中的精神要素。马克思还认为:科学作为一种以实践为依据,并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更新的理论体系和思想体系,成为各个历史时期思想解放的先导。16世纪的哥白尼天文学革命动摇了欧洲一千年封建神权统治的思想基础,17世纪的物理学成就和崇尚理性的科学精神导致和引发了法国大革命的启蒙运动,都是有力的证例。我们今天推进的政府职能转变如果没有科学精神的引领,不按科学规律办事效果肯定是有限的,是不会达到预期目标的。

 

   3.在政府职能转变中“民主”和“科学”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科学”与“民主”具有一致性,它们是一对孪生兄弟。“科学”与“民主”之间存在历史的和逻辑的纽带关系,它们二者的产生和发展是互为因果条件的,它们二者的一致性不仅表现在二者在内涵和精神上的一致、历史和逻辑的联结,而且也表现在科学与民主的相辅相成的互动上。民主在与科学共同推动政府职能转变中民主秩序为科学提供发展机会。在很大程度上,科学是在民主自由之上茁壮成长的。人的好奇心、对真理的追求和新观念的应用,似乎在没有束缚的、存在激励和因爱好工作而受奖赏的环境中才能得以最佳地发展。在许多方面,民主的本质和科学的本性是平行的。我们现在反过来看在推动政府职能转变中科学对民主的促进作用。不断弘扬的科学精神正在设法促使政府职能转变中民主价值观念对绝对集权主义和权威专制的反对,对封建遗毒的否定,对更宽范围经济领域的思想开放都有推动作用。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不仅是相容的,而且科学和民主的合作向我们提供了实现中国梦的最大可能性。

 

    事实上,政府职能转变已成为调节中央和地方关系、生产关系、缓和社会矛盾的一种有效的手段。由于有了民主,多数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在社会上和国家机关中能有一定程度的反映,使官员不能为所欲为地支配他们手中不受约束的权力。中国正是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于“民主”和“科学”的力量,使经济得以持续发展,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得以逐步提高。还成功摆脱了上世纪90年代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和这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使“中国这边独好”。“民主”和“科学”,既是一种治国理政、经济管理、社会管理的法宝,也是一种用来同各种落后势力作斗争的有力武器。它不仅是反封建的战斗口号,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立国之本。

 

  总之,科学能使物尽其利,民主能使人尽其能;一个能使物和人都充分发挥作用的社会,必然会有无穷的生命力。因此可以说,“民主”与“科学”不是某种文化的特殊追求与特殊道路,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走向,是现代社会赖以发展、现代国家赖以生存、现代经济赖以增长的重要内在动力。

 

  三、如何在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过程中弘扬“民主”和“科学”精神

 

  1.实现“民主政府”、“科学政府”是政府职能转变的目标。政府职能中不“民主”不“科学”的弊端日益突显并沉淀为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和潜在的危机。政府管理理念仍固守的“官本位”、“万能政府”的窠臼与“民主”“科学”精神是不相容的。中国的高速增长依赖于它独有的增长模式,其独有的增长模式又源于它的体制。但是这种“三高一低”即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的增长模式及其“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集权体制是无法持续的。比如问题有:政企不分,政社不分,政事不分,党政不分,权力高度集中,权力与市场混合的集权型体制;政府组织(广义的政府,包括党组织)、企业组织和社会组织的分化程度不够且发育不全,三者的边界不清,独立性不足,企业组织和社会组织存在不同程度的对政府的依附,即便是民营企业亦是如此;在制度规则层面,政治权力和经济产权界定不清,如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行政、立法、司法部门之间的权力同样是界定不清的;潜规则与显规则并行不悖等等。如果不改革现行体制,不进行政府职能转变,诸如贫富悬殊问题、分配不公问题、吏治腐败问题、土地问题、环境问题、扭曲的工业化和畸形的城市化以及社会冲突等等问题不仅不能合理有效解决,而且还会演化为社会危机。唯一的选择是主动改革,只有主动地、自上而下地、有计划有步骤地转变政府职能,才能兴利除弊、转危为安,才能实现建立一个民主的、科学的、高效的、廉洁的、服务的中国特色政府体制的目标。 

 

  2.用“民主”和“科学”精神科学合理界定政府职能。政府包罗万象和无限的职能与“民主”和“科学”都是不相容的。政府职能和政府的能力密切相关,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有限的政府能力只能承担有限的政府职能。政府职能的无限扩张造成政府管理效力的衰减。权力范围的扩大是以权力效力的衰减为代价的,必然导致严重的管理失误,导致社会管理功能的萎缩,导致社会对政府的高度依赖,也抑制了企业、社会组织和公民的活力。搞政府职能转变,就是从全能(集权)政府转向分权制衡的政府;从行政依附的“事业单位”或团体转向独立的社会组织;从人治规则转向法治规则;从行政指令计划规则转向市场规则;从国家集权包办规则转向社会民主自治规则。政府应当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把政府工作重点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来。 

 

  3.把公共行政民主化科学化作为政府职能转变的内在动力和要求。过去许多“官”习惯了“为民作主”的传统,要进行政府职能转变,必须树立真正的“民主”和“科学”精神,必须经历艰苦的努力,同反民主反科学的封建遗毒进行不懈的斗争。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机构改革和转变政府职能的提问时说道:“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决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更不能搞变相游戏。如果说机构改革是政府内部权力的优化配置,那么转变职能则是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机构改革不易,转变职能更难,因为它更深刻。我经常在地方调研的时候,常听到这样的抱怨,办个事、创个业要盖几十个公章,群众说恼火得很。这既影响了效率,也容易有腐败或者叫寻租行为,损害了政府的形象。所以必须从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入手来转变政府职能。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不是说政府有错位的问题吗?那就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这是削权,是自我革命,会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觉,但这是发展的需要,是人民的愿望”。李克强总理又说:“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的确是因为它要触动固有的利益格局。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趟,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这需要勇气、智慧、韧性。所幸的是,这些可以从我们的人民当中去汲取,来使改革迈出坚实的步伐”。以上论述非常精彩,非常贴切,非常到位,非常坚定,充分体现了公共行政民主化科学化的内在要求。

 

  4.要围绕政府职能转变的主要目标,带动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推进民主政治建设。许多问题看似经济问题,实际上是政治问题。但政治问题的解决要从经济问题入手,为解决经济问题,改革政治体制就会顺理成章。另外,现阶段的中国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民生问题,大多数中国人还处于初等温饱状态,不少人尚未脱贫,即便是民权问题也多因民生问题而引发。在未来的数年内,过去遗留下来的各种民生问题可能会演化成民权问题,社会各种抗争和抗议活动还会此起彼伏,各级政府应当理性地对待,学会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科学处理问题。只要发扬民主,科学求实,善于处理,经济继续发展,财政不出问题,这些问题甚至危机都是可以化解的。民生问题的解决仍然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经济发展最直接的动力就是搞经济体制改革。按照成熟的市场经济目标,我国经济领域改革远没有到位,比如国企改革、资源性产品价格和要素市场的改革、财税金融体制改革、与经济相关联的行政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的转变、公共产品供给和分配制度的改革、城乡一体化的改革等等远远没有完成。如果我们加快上述经济领域的改革,那么,未来中国经济持续保持增长还是有可能的。当然,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必须配套政治和社会体制的改革。否则,经济体制改革不仅不能成功,而且会带来更恶劣的后果。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为中心环节,带动相应的政治、社会、文化等体制改革,是我们大力弘扬“民主”和“科学”精神的目的所在。

 

  5.要有一个政府职能转变的共识。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应有一个发扬民主、科学求实、公开讨论和论证的过程。由于利益和认知的不同,人们对政府职能转变显然是有分歧的,只有通过公开透明的讨论和交锋,才能消除歧见,求大同存小异,从而找到改革的最大公约数和最小公倍数。消除经济上的封建化倾向,即目前形成的各种垄断性的土围子经济或统制经济特殊的既得利益集团,也就是被人们形象化地称为地方政府控制的“诸侯经济”,部门控制的“王爷经济”,大国企控制的“垄断经济”等等。政府职能转变是一场深刻的“革命”,阻力肯定不小,谁也不会主动把权放掉,既得利益者会自说自话,自弹自唱,这就需要一种民主的环境和氛围进行讨论和争鸣。如今,民生民主也已更紧密连在一起,涉及民生多涉及民主,群众利益诉求得不到充分表达与合理吸纳,就谈不上改善民生。以讨论求共识,也是用民主办法解决民生问题,实现群众满意度和政府公信力同步提升。上下同欲者胜。通过讨论和碰撞提高集体的认知能力和共识,把思想统一到中央和国务院政府职能转变的部署上来。这是民主科学推动政府职能转变的必要环节和不应省略的程序。

 

  一个民族的活力植根于每一个国民的内心中,一个社会给每一个国民以充分的发挥自己力量的空间,这个社会就会生机勃勃,活力蒸腾。中国的国民可以说有着无限巨大的潜在力量等待开发,每一个国人犹如一块尚未启用的电池,只要有一个机制,能够让我们将自己的能量连通到民族振兴的能量网中,中华民族就真正获得了腾飞的力量。这个机制,就是“民主”与“科学”!

 

  

 

                                                       (作者系九三学社威海市委员会主委)

 

   
« 上一篇:关于加强党派基层组织建设的思考
» 下一篇:影响民主党派自身发展的若干问题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6284380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