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员天地 » 撷秀拾才 » 探本溯源复古中医原貌,独辟蹊径展新中医风采——记九三学社社员、山东电力医院中医科主任程志鹏
   
探本溯源复古中医原貌,独辟蹊径展新中医风采——记九三学社社员、山东电力医院中医科主任程志鹏
  来源:本站原创   2018-09-11

程志鹏,副主任医师,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学术继承人。现任山东电力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九三学社山东省委文教委五支社副主委。

主要学术兼职:山东中医药学会脾胃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中医药学会脉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中医药学会针药结合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省疼痛研究会中医针灸镇痛专业委员会委员,济南市中医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伪科学、封建糟粕、理论不严谨……近年来,随着医学理论与技术的不断深化及精细化,中医也饱受多方质疑,许多人对中医的科学性及疗效半信半疑,甚至全盘否定。然而,在山东电力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程志鹏看来,中医不用“挺”,其本身已经传承了数千年,在各种医学不断产生发展的文明大背景下,唯有中医药学有着较为完整的理论基础与诊疗体系。即使在西医占主导的当下,中医药依然不可或缺与无可取代。在未来甚至更长一段时间内,中医必然是未来医学发展和整合医学的重要贡献者。

 

中医治病“慢”?这是误读

“为什么当今很多人对中医印象不佳?首先,很多人认为中医‘治病慢’,疗效不明显,甚至少部分人怀疑所谓的疗效只是人体的心理作用而已,这本身就是个误区。”日前,当记者在医院办公室见到山东电力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程志鹏时,他没有谈及中医悠久的历史或“老祖宗传下来的”之类内容,而是主动提起了一系列经常成为争论焦点的、较为敏感的话题。

“很多人选择西医、西药,是因为其便捷,见效快,但其实只要辨证准确,用药恰当,中医起效的速度并不逊色于西医。”程志鹏说,中医是“实效流”,讲究“覆杯而愈”,而检验中医的标准一样也是疗效。除了一些痊愈较慢的慢性病外,如果疾病久治不愈,那往往不是疗效慢,而是药不对证。

“像普通外感引起的发烧,半副中药就可以退烧。”程主任说,曾有一位60多岁的女性患者,罹患失眠久治不愈,身上还有不少其它的慢性病,她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的知名医院,不仅西医治不好,中医给她开过的中药方子积了就有一指多厚,酸枣仁起码吃了有20多公斤,病情也未见好转。“她来到我们医院看诊时,头一次我通过号脉、看舌苔等常规辨证思路,给她开了6副治失眠的中药,她吃完以后没有见效,我考虑这就是药还不够对证。”程主任说,第二次就诊时他另辟蹊径,结合古中医理论以及体质辨识的方法,从病人本身独有体质着手,辨证开方,病人只吃了2副半中药,夜晚就能睡上7个小时了,而一副药的价格不过十来块钱。

还有一位60多岁的男性患者,曾在程志鹏主任这里治愈过肾结石,后来移民美国。“有一回他犯三叉神经痛,在美国用了最昂贵的特效药,但也只能止痛7个多小时,药效一过就疼得受不了。”程主任说,三叉神经痛用西医的处理办法,要么手术阻断疼痛,要么服用药物止痛。这位患者在剧痛之下,决定回国治疗,最初到青岛某专治三叉神经痛的医院诊治,依然没能解决,只好回济南找程志鹏。“我摸脉之后,果断采用了针刺疗法,针完第一天,患者的疼痛就减轻了50%左右,针刺第二天后,疼痛彻底消失。”程志鹏主任表示,患者自己惊诧不已,难以相信这样两次针灸就能彻底痊愈,为了检验疗效,特意在济南逗留了十余天,疼痛没有再犯,才放心回到美国。此后,不仅该患者本人,其家属一旦有头疼脑热,也喜欢通过发视频、传舌苔照片等方式向程志鹏咨询求诊。

 

不要把“中西医结合”变成“中西医凑合”

程志鹏主任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但要论与中医的缘分,却是始自孩童时代。“我爷爷有一位挚友是中医世家出身,我们家几代人都找他看病,因此我从小对中医就很感兴趣。”程主任说,此外,小时候,在博物馆工作的父亲常带自己参观各类书画展览,期间接触了许多老中医,这也使得他对这门流传几千年的学问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在程志鹏看来,如果说西医的学习是在精密严谨的流水线上生产产品,只需按部就班就可以成为合格的医生,那中医就是一门需要悟性与喜爱才能学好的学问。非常看重经验与悟性,不同中医间的水平差距可以很大。“中西医各有各的特点,像西医的理化检查、影像学检查等,其精准的数据性,是中医不具备的,二者可以结合,但中西医看病的角度不一样,要做到互相促进并不容易,很容易变成‘中西医凑合’。”程志鹏说,不少医生采用西医的检查看诊办法,再用中医手段治疗,但一部分人并没有将两种医学的精髓融合,反而不伦不类,“因为中西医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医学体系,辨证及诊疗思路也完全不一样,不能生硬粗暴地这么‘拼接’。”

有一个相当著名的比喻,阐释了程志鹏眼中中西医的不同。“比如一根潮湿的木头上长出了一个蘑菇,要解决它,西医会把蘑菇割掉,再长出一个就再割掉,而中医会把木头放到干燥的地方,让蘑菇自然脱落。”程志鹏表示,现代医学精细化程度越来越高,分科越来越细,导致了整体观的缺失,患者成了器官,生命体被剖分成各个部分,医生们各自注重“自管”的领域,“自管”的器官,微观方面的不断深入导致了宏观和整体方面被忽视。

“数不清的例子,是把‘自管器官’的病变治好了,人却死了,若干个局部的正确反而导致了整体的不正确。”程主任说,西医的崛起,与现代科学的崛起进步息息相关,然而医学绝不仅限于科学,包括哲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环境学等种种,中医绝不只是西医的附庸或补充,“在未来,中医的重要性一定会日渐凸显。”

 

中医从实践中来,回到实践中去

在学生时代,程志鹏就与众不同,喜欢每天坐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类中医典籍,包括与之相关的易学理论书籍,觉得看书记忆不够深刻,程志鹏便亲手抄写医书,攒了十几个厚厚的本子。为深研中医理论,他多方寻找到一位精研周易的学问家请教,孜孜以求,不断探寻古中医的原貌,他平时也注重积累经验,四处取经。

“在先天缺乏如西医理论背后的海量实验数据支持下,中医是一门‘黑箱理论’,它的很多道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外人很难懂,没有悟性也很难深入,这也使得很多人始终怀疑中医的有效性。”程志鹏说,像针灸建立在经络理论上,但哪怕通过显微的手段,就是找不到经络的实体解剖学依据,于是有人觉得针灸是在骗人,但临床上,针灸的有效性又确凿无疑,即使抵制中医的人群,通常也无法否认针灸这一医学手段。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无法以科学手段证实,不代表理论不成立。程主任反复强调,中医并不神秘,也不玄乎,它其实有一套相当严谨的辨证论治体系,哪怕同样是“上火”,其内在的证候也未必相同。从《黄帝内经》奠定中医学理论基础,到《伤寒杂病论》创立辨证论治体系,从《医学衷中参西录》到中西医结合的各项成绩,中医发展进步的路径清晰可见,围绕着其天人合一的核心理论,这套体系也该随着时代不断丰富完善。

来程主任这里看病的病人,95%以上均是通过“口碑相传”,有时候一个人能带来二三十人的亲友圈。病症种类很多很杂,从头到脚,从皮肤病到不孕不育,涉及的领域相当广泛,如果在西医那里,由一位医生来诊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在中医注重整体观的理论下,这并不稀奇。“有一位莱阳的慢性肾炎患者,说我就来你这里吃6副药,不管用就当把钱丢了,结果6副药下去,他的尿蛋白全部正常了,后来又经过一年多的针药结合治疗,彻底痊愈了。”程志鹏说,2010年还有一位精子活力过低的患者,经诊治吃了一个半月的中药,A级精子数量由5提升到了26,妻子很快就怀孕了,如今孩子已经上小学了。

“像牛皮癣、银屑病、顽固湿疹,还有一些被西医判了死刑而放弃治疗的一些罕见的疑难杂症,我也都治愈过,但由于医院科室规模的限制,这些疑难杂症的病例较少,缺乏数量上的积累,不敢说在诊治这一领域的疾病有多么专业,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不断精进技艺。”程志鹏说得很实在,他表示,中医这门学科,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科目,也是一门学无止境的科目。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秉承着古时悬壶济世的大医情怀,自己向往与正在探寻的,是一条复原古中医原貌,展现新时代中医风采的传统医学之路。(本文原载于9月4日《济南时报》)


   
« 上一篇:聊城市九三学社社员孔敬博荣获“中国心电特殊贡献奖”
» 下一篇:烟台社员万同军驰援灾区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6308520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