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员天地 » 撷秀拾才 » 初红霞:手术台前的花木兰,患者床边的贴心人
   
初红霞:手术台前的花木兰,患者床边的贴心人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 2022-12-20

她是一位女性,却有着不输于男性的胆识与果敢,站在手术台上,用精湛的技术与冷静的头脑一次次地击退病魔的冲锋。面对疾病,她是劈石开路的“花木兰”;面对患者,她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守护着饱受痛苦的“心房”。烟台毓璜顶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初红霞就是这样一位医者,严谨、精进、创新,在她的身上有太多优秀的标签,然而,当一切鲜花与掌声散去,初红霞心底最初的愿望却异常简单而清澈——做一名开路先锋,仅仅因为患者的需要。

初红霞(左一)和团队在查房。

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术山东第一人 精进的动力是患者

成年人的心脏重300克至350克,约占体重的0.5%,作为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心脏虽小结构却异常复杂,临床上一点失误都是致命的。作为山东省一流的心脏电生理介入治疗专家,初红霞却凭着一股钻劲,在这个凶险的战场上闯出了多个山东第一,无数患者因此受益。

“作为一名医生,你没有理由不进步,因为我们的患者就躺在那里,随时可能死去。”这是初红霞的动力,也是她对患者的承诺。

室性心动过速是临床上一种凶险的疾病,患者突发快速心律失常伴晕厥,如不及时治疗,死亡率很高。该疾病传统的治疗方法是为患者植入体内除颤仪,但这种方法不仅无法根治疾病,而且患者每次发病时,除颤仪就会自动对其进行电击,增加了患者的痛苦和恐惧。

为彻底解决患者的“心病”,初红霞带领团队进行了艰苦的攻关,并将突破的重点放在了射频消融术治疗室性心动过速。

“在医院的支持下,我获得了公派德国进修的机会,在那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术,这种术式可通过射频消融的方式,彻底根除患者的室性心动过速。”初红霞告诉记者,烟台毓璜顶医院是山东省首家开展射频消融治疗房颤的医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为她攻克这项先进的术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术在临床上属于前沿技术,它要求医生对心脏解剖了然于胸,且手术的标测工作多在患者发病当时进行,强烈的“心动”会导致血流动力学不稳定,医生必须做到快速、精准、稳定,这一切都让医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在当时,国内鲜有人涉足该领域。在初红霞看来,既然国外已经开展此类技术,那中国医者也一定能够熟练掌握。2018年山东省医学会任命初红霞为“室性心律失常学组副组长”,责任和使命感让初红霞像着了魔一样,一头扎进了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术的研究之中,想尽一切办法精进技术。初红霞的努力也得到了领导的大力支持,在医院的帮助下,初红霞获得了许多学习、交流的机会,让她掌握了丰富的学习资源,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初红霞终于攻克了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术的技术难关。

2021年1月,第一台心外膜联合心内膜射频消融术治疗室性心动过速在烟台毓璜顶医院成功实施,初红霞也成为了实施该术式的山东第一人。

“我们的手术患者最高龄是一位83岁的老人,短时间内四次发作室性心动过速,术前,我们对患者进行了详细检查,发现其存在两种形态的室速,在手术中,我们准备充足,科学及时地处置了风险,患者两种室速形态都得到了根治。” 初红霞说,“手术成功后,我们对患者进行了严密观察和随访,目前患者恢复良好,再也没有发生过室性心动过速。”

当手术成功后,无数的掌声从四面八方涌来。面对赞美,初红霞却异常冷静,她的全部心思都在患者身上。初红霞表示,室性心动过速是一项复杂的疾病,患者往往会存在多种形态的室速,且具有一定的隐蔽性,所以,医生不仅要掌握该术式,还要在临床实践中不断精进。

如今,初红霞团队已经成功实施十多例室性心动过速射频术,相关技术也获得了烟台毓璜顶医院新技术一等奖,并被作为创新技术推荐至山东省卫健系统。

射频消融治疗房颤山东首位女术者 巾帼不让须眉是一种责任

在同事的眼中,初红霞的创新力令人叹服,回望她的职业生涯,无数个第一次成为了她不断精进最生动的注释。

“房颤”的发病率高,患者如不及时治疗,可能出现中风等严重并发症,被业界称为“沉默的杀手”。2015年,初红霞成为通过射频消融治疗房颤的山东省首位女术者,不仅又一次开了先河,更让无数患者受益终身。

“房颤的发病率很高,患者往往由于不重视从而导致严重后果。这种疾病传统的药物治疗效果很差,射频消融的出现让房颤有了根治的可能。”初红霞表示,射频消融是一种利用高频电流进行介入治疗的方法,它对医生的操作精准度和熟练程度都有着较高的要求。

十年前,射频消融治疗房颤这一利器还属于学习曲线很长的一个高难度技术,在这个领域,初红霞选择勇敢地走进去。

“当时之所以决定走上手术台,一方面是医院的支持,其次,我在深入学习了该术式后认为,女性在射频消融领域有着先天优势,可以更好地为患者服务。”初红霞告诉记者,想要做好射频消融术,必须要具备耐心、细心的品质,操作必须轻柔,而这些要求恰恰适合女性。

为了让自己能够站上手术台,初红霞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在经过刻苦钻研后,她终于站在了无影灯下,而这次突破也让她从此和手术台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种手术的女术者很少,但我们用事实证明,女性在这类手术中有自己的优势,这种优势最终获益的还是患者,所以我特别有成就感,也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加自信了。”如今,初红霞已独立完成了1000多例房颤射频消融术,相关技术走在了全省甚至全国前列。

作为一位创新者,初红霞的成绩也得到了业界的高度认可。“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博女医师联盟委员”“山东省医学会起搏电生理分会委员”“山东省医学会急危重症心律失常学组副组长”……面对接踵而来的荣誉及身份,初红霞却将它们看成了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指引着她继续向前。

初红霞(右)在手术。

填补多项技术空白的“花木兰” 开路者亦是引领者更是传承者

“作为一名医生,巾帼不让须眉的意义归根结底在于患者,而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多了不起。随着自己能力的提高,我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越大。”在初红霞的字典里“患者”是永恒的主题,而为了患者,初红霞也越跑越快。

近年来,初红霞带领团队在心脏起搏器植入领域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仅2019年至2020年间,初红霞就相继完成了胶东地区首例“希氏束-浦肯野系统生理性起搏”、山东省首例Micra无导线起搏器植入以及罕见的右上腔与左上腔静脉共存的“复杂双腔起搏器”植入。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让烟台毓璜顶医院心脏起搏器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再上新台阶,相关技术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作为区域诊疗中心,我们必须和全国先进看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患者在家门口享受最好的医疗服务。”作为一名女性医者,初红霞是手术台上的“花木兰”更是病人床前的“贴心人”,发自肺腑的心疼患者也成为激励初红霞不断前行的动力。

从初出茅庐的青年医生到如今享誉业界的知名专家,随着身份的转变,初红霞的思考也变得更加深邃:“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必须努力地让后来者超越自己,只有这样才能为更多患者服务。”

如今,初红霞带领团队奋战在临床一线。在这个团队里既有中年专家又有青年医生,年龄结构之合理、专业能力之高、创新欲望之强,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在医院和科室主任的支持下,同事们都非常努力,这种持续的精进也让大家充满了职业幸福感。”对于青年医生,初红霞总是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并最大限度地给予他们独立开展手术的机会。

“在手术台上,青年医生需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才能快速成长,而我们要为他们持续赋能。”如今,在初红霞的团队里许多青年医生已经可以独立开展较为复杂的手术,“人人都是专家”成为初红霞打造团队的目标。

“心内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科室,精进、创新、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精神是我的前辈们教会我的,如今,我也要像他们一样把这种精神注入到青年医生的血液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传承中行稳致远,让更多患者受益。”初红霞坦言,相比开路先锋,做好一个传承者对于当下的自己而言更为重要。

在采访中,“患者”是初红霞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患者也是初红霞医者之路最好的见证。把最好的给予患者,让病痛最大限度地远离人间,这就是初红霞作为一名女性术者最大的期待和愿望,为了这个梦想,她依旧在路上。

初红霞(左三)团队讨论患者手术方案。

(作者系九三学社烟台市委机关 组宣科 仲晓宁)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高洪恩:坚守公平正义 书写责任担当
电子社刊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90617040位客人